咕咕子咕咕咕

喜欢的东西很多很杂。
本体是鸽子女巫,
文画双渣所以在文画双修。
头像是宝儿(→渐扇)画的自设
【快去吹爆这个神仙!!

画好了没办法保存只能用截图了。。。
糊的一批
勉强算赶上了。。。
UT三周年快乐!

腿个进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沉迷劝退一个孩子结果又咕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画完,因为我是快乐鸽子(被抓了煲汤
tag不打了

p2红蝶:只要我融进背景我就可以快乐一打八(被美智子打死

在小伙伴挑衅后画的他23333333
ʕ •ᴥ•ʔ话说高?脸真是难画。。。
逐渐变成本子画手。。。
这两天在画之前小木昔点的蝶蝶,大概又要咕(不
tag就不打了233

【全员向监管者中心】《此心安处》第三章

*复健……可能文字风格有一些变动,会尽量和前两章风格统一

*OOC有,我流监管者。全员年轻化(?

*从这一章之后会开始加入十分明显的我喜欢的cp,注意避雷

*祝食用愉快



这个偌大的沟壑或许就是命运之神开给我们的玩笑。

你会记起来的,我一定会让你记起来的。

我已经做错了很多的事情……伤害了深爱我的人……

……

只要你没事就好了。

 

 

第三章:披雨的骑士(上)

“时候不早了,小姑娘早些休息吧,我带你去你的房间。”里奥拍了拍丽莎的肩,小姑娘身上又脏又破的服装让他有些在意,毕竟年轻的姑娘里没有几个可以忍受在洗澡后继续穿着这种污脏的衣服的。

但是他这里没有什么合适的服装,唯一可以能指望的,就是庄园主可能在庄园里给未知的客人们有准备一些女性的衣装。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里奥听到了庄园主的低语,他低头看了一眼拽着自己胳膊的丽莎,但她好像什么都没有听到。

她们是听不到我说的话的,我们和她们不是一类人啊,嘎啊哈。

里奥听到这句话脸色沉了一下,不过马上又变回了温柔的样子,“丽莎小姐,请跟好我。这栋房子还是很大的。”

像是庄园主故意开的玩笑,每条长廊都是在他们刚准备进去的时候才会亮起烛火。路过某个房间的时候钢琴还自己弹了起来。

里奥感觉丽莎把自己的胳膊抓的越来越紧了,他轻轻地叹了口气。

从庄园主故意做的这些恶作剧看来,他在自己睡着后对小姑娘做恶作剧也不是不可能的。

丽莎在发抖。

里奥带着小姑娘兜兜转转了两三个圈,最后选择让她在自己隔壁的房间住下。

“我就住在你的隔壁,如果发生什么事情就叫我,丽莎小姐。”里奥将小姑娘送进了她的房间,“庄园主应该有在衣橱里准备了一些你可以换的衣服,女孩子不要太难为自己了。”

丽莎在里奥即将走出屋子的时候拽住了他的手,深吸了一口气直直地看着里奥,“谢谢您,好心的里奥先生,您真的是一位十分温柔的好父亲。”

丽莎的评价让里奥感觉心里被撒了一把玻璃碴,没有任何理由的。他想自己应该是一位好父亲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会觉着心里有些痛。

可能是在心疼小姑娘的经历吧。

虽然在他现在拥有的记忆很模糊,他记不起那些人的脸,但他感觉得到,家人的脸上都是洋溢着温暖快乐的笑容的。

“谢谢你的评价,丽莎小姐也是很坚强的小姑娘呢。令尊一定会为有一个你这样的女儿高兴的。”里奥揉了揉丽莎柔软的栗色头发,“晚安,坚强独立的丽莎小姐。”

丽莎死死地咬着自己的下嘴唇不说话,里奥感觉到她握着自己手的力气在变大,这幅画面好像在他记忆里出现过。良久,她抱了一下里奥,“晚安,里奥先生。”

丽莎看着里奥离开的背影关上了门,靠着繁复的花纹缓缓地滑坐到地上。

他已经把自己完全忘记了。

那封信让她重新燃起的信念已经没有意义了。

丽莎·贝克这个名字也没有意义了,因为赋予她名字的人早就伴随着那一场大火灰飞烟灭了。

她本可以安安心心地用艾玛·伍兹这个名字过完平淡如水的后半生,可能和保护过她的克利切生一两个孩子,过安稳平凡的小日子。

来了这里之后一切都变了,克利切先生在花园那些颠茄的影响下变得越发失态和狂躁,他之前从没有打过她的,但他在那些小花的影响下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她忘不了他那一拳头和说的那些话。

哈啊……克利切……大骗子……

艾玛抱着自己的膝盖蜷成一团,滚烫的泪控制不住地流下来。

为什么庄园主要给她寄来那一封信!为了让她来到这里然后从精神上彻底地毁掉她吗!

哗啦啦的雨将小姑娘的心浇得冰透。

没关系的……至少父亲还活着,她就知道父亲那么厉害一定死不了的,只要他还活着就有让他重新记起自己的可能性。

以后也经常来找里奥先生吧,命运已经欺她骗她了太多次,也该好好待她了。

温暖的橘色烛光映着艾玛瘦小的身体,她换上了一身从衣橱里翻出来的睡衣,是她小时候经常穿的那种样式。

这间卧室里的家具陈设也是带着记忆里的家的影子,这也是庄园主早就安排好的吗。

艾玛的手指轻轻抚上这些家具,被拉进了回忆的漩涡。

偌大的庄园门口站着一个湿透的年轻人,棕色的头发在雨水的浇打下随意地趴附在他的额头上,黄蓝色的异色瞳出神地看着窗户上艾玛的影子,泪水混着雨水沿着瘦削的脸颊流了下来。

“太好了,艾玛你还活着真是太好了……”年轻人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一把摘下自己的帽子,张开双臂仰天拥抱劈里啪啦的雨滴,疯狂地笑着哭着,跪倒在了地上。

“克利切这就来救你,你一定要等克利切。”


(跪)十分抱歉一下子咕咕了半个暑假!猛然回首发现自己踏马弧了一个月了卧槽!
沉迷各种游戏和补番(跪)
哈哈哈信仰之跃靠谱成男老年之都遗迹暖暖d5幼儿园方块剧场真好玩(啪
骨王杀天红小豆阿拉丁都好好看哈哈哈哈(被打死

*明天开始恢复更新。
*恢复更新之后更新内容包括但不限于d5。
*一步之遥和此心安处会持续更新。_(:з」∠)_
*并不能排除由于不可控因素导致咕咕的可能性,我会尽力不鸽来弥补。。。
*在尝试上色方面似乎有了小进步(醒醒你没有)

400fo点梗有人要点吗,我会用文或者图做出来的。
(之前的蝶蝶还没画完。。。)

弱小无助可怜但是能咕咕咕咕咕咕咕咕(闭嘴吧狗贼

置顶,以后可能会改一部分_(:з」∠)_

你好,这里咕咕子,是个辣鸡文手+辣鸡画手。
还在修行的那种!
看到自己很喜欢的就会画,是个爬墙飞快拔吊无情的鸽子。
有写过肉画过车但是都被lof屏蔽了,嘤啊。
画出来让我觉着可以存档微博的可能会扔去微博,当然现在还没有。_(:з」∠)_

超杂食!墙头超级多!横跨一堆墙头!(划重点)
会弄自己想画想写的东西_(:з」∠)_

现在沉迷D5和永远的七日之肝,还有一干番剧。
裘裘超级好!!!
在下是监管全员吹!!!
UT不混圈,随缘画UT和AU相关。
经常咕咕咕。(请打死我)
如果有想加我好友提醒我更新的可以小窗敲敲我。
虽然你提醒了我也不一定更。_(:з」∠)_

???。。。实在不行我会放去微博emmmmm嗯

新坑裘杰的一步之遥的第一个图,算是昨天的补档。

【画了这么少居然也好意思发】

但是感觉画出来完整版的话会更像杰裘(?)

【全员向监管者中心】《此心安处》第二章

*补上昨天的档,今天的会努力不修仙发出来。

*OOC有,我流监管者。

*祝食用愉快

回忆里的你高大威猛光芒万丈,是我的英雄和铠甲。

我设想了无数次和你再次相遇的场景,却独独没有想过这一种。

或许,你还记得我吗?

……

没关系,那我们重新认识吧,自我介绍一下,我叫……

 

第二章:迷途之人

他粗略地擦了擦头发便裹了浴巾走出了浴室,没擦净的水顺着黑褐色的肌肤流下来,啪嗒啪嗒地落在木地板上。

他确信自己对外界的冷热已经是不具备感知力了。

而那些生命在他的眼中已然是无所谓了的,那些柔软得一捏就会爆裂开来的生命,太过脆弱了。按照庄园主的旨意去收割这些脆弱的小东西不过是起手落手的事情。

至于他刚刚结束的那场游戏,与其说是他在参与游戏倒不如说是只有他的身体在参与游戏,他的灵魂被锁在了身体里的某个地方,他听得到游戏里的声音,看得到游戏里发生的事情,但是没办法操纵自己的行为。

游戏中的自己就像被一个被玩弄的提线木偶一样。

不过,游戏对他来说不过是获取记忆的一种方式罢了,中间的过程是无所谓了的,更何况庄园主说过了的,那些人是不会因为在游戏中被放飞而死去的。

里奥揉了两下自己湿漉漉的头发。

其实还是很期待接下来的游戏能带给自己怎样的记忆拼图的,或许会苦了那些弱小可怜的人类,不过那又有什么关系呢?他们的好与坏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他压根就不认识那些人,也不可能会去试着了解那些人——他没有机会,他也不打算给自己创造机会。

就在他开始给自己裹缠绷带地时候他听到了“咚咚咚”的敲门声。

原来这个庄园不是只有他一个人的吗?

他停止了缠绷带的动作,将木门小小的打开了一条缝。

一个瘦瘦小小的女孩子站在门口,棕色的大眼睛像幼鹿一样美丽,栗色的短发有些杂乱,她的衣服有一些破旧,上面沾满了泥土渍和血迹。

“好心的先生,我找不到回去的路了,请问我今晚可以在您这里过夜吗?”女孩子紧紧地抓着胸前的草帽,眨着不安的眼睛怯怯地看着门缝里的黑影。她的声音止不住地颤抖,连说出的最后一个字的音都是飘的。

“……”里奥透过门缝细细地打量着这个女孩子,如果没记错的话这个女孩子好像是被他捆上火箭椅的人之一。

“好心的先生?小姑娘,我想你应该是认错人了。我这里不欢迎外来人。”里奥将自己本就嘶哑的声音压得更低了一些,好让自己听起来像来自地狱的魔鬼。

他并不是十分想拒绝这个小姑娘的,因为庄园主的房子实在是太过空旷了。他并不惧怕孤独,只是受够了只有自己一个人了,独自一人会让他有一种自己还是在那个无尽黑暗里的错觉。

虽然自己对生命已经无所谓了,如果有人愿意接近他来陪陪他什么的他也是不会拒绝的。只是他现在的样子太吓人了,他在洗澡时偶然瞥到了自己的模样。连他自己都不想面对镜子中的自己,如果被这个小姑娘看到的话一定会吓到她的。

小姑娘低下了头紧紧地咬着自己的下唇,捏着草帽的手的指节都泛了白。

“如果没什么事的话,请离开吧。”里奥的声音像是宣告死亡的结论书,小女孩在听到里奥的这句话后很明显地颤抖了一下。

“可是先生……除了这里我真的没有地方可以去……这附近就是茂密的森林,先生我好害怕……”小姑娘紧紧地抓住了门,颤抖的声音带上了哭腔变得更加可怜起来,“求求您,就让我在这里住一夜就好,明天早晨我就会离开,绝对不给您添麻烦。”

随着小女孩声音落下的一瞬间一个响雷轰地炸开了。

外面下起大雨了,如果赶她走她真的会没有地方去的。

“而且现在外面下起了大雨,森林里还有数不清的野兽。我……”她哭了出来,“先生求您留我在这里住一夜吧。”

“我是比那些野兽更加恐怖的怪物,就算这样你还要在这里过夜吗?”里奥打开了门,小女孩在连续几条雷电的白光下看清了面前高大男子的样貌。

没有什么比恶鬼这个词来形容他更合适了,男子的脸上身上满是烧伤留下的瘢痕,一片完好的皮肤都没有。他上身健硕的肌肉中嵌着好多条深深的疤痕。

“看到我的样子了吧,感到害怕的话就快点走吧。”他凶狠地吼道。

小姑娘抓住了他正在关门的手,怯怯的声音里充满了坚定,“先生我不怕,求求您让我留在这里吧。”

……

啧。

“浴室在二楼,有烧好的热水和干净的浴巾。”里奥走向厨房准备给这个可怜的小姑娘温些牛奶。他突然有些庆幸自己在游戏前被绷带包的严严实实的,不然这个小姑娘发现他是游戏中的那个人一定会被直接吓跑的。

这个小姑娘让他有些想自己的女儿了,她也是瘦瘦小小的,残破记忆里的女儿只有七八岁的样子,是没有这个小姑娘这么大的,但她肯定比这个小姑娘可爱。

如果把那个小女孩换成自己的女儿,他一定会给她温好牛奶并烘焙出好吃的小饼干。

他记不得自己女儿的样子了,但是如果赢得更多游戏拿到更多记忆碎片的话一定可以想起来的。

所以他必须赢。

他是想要给小姑娘做一些小饼干吃的,可是他刚把饼坯放进烤箱,小姑娘就洗完澡下来了。

小姑娘看着桌子上的牛奶愣了愣,眼眶泛起了红。

“桌上的牛奶是给你温好的,趁热喝吧。饼干在烤箱里还没烤好,不过快了,再过一会儿就可以吃了。”里奥洗手的时候回头瞥了一眼小姑娘,小姑娘的脸红红的,小口小口地喝着热牛奶。

“谢……谢谢,父……”小姑娘喝了两口放下了杯子冲过去抱住了里奥,把脸埋在他的背上开始大哭起来。

里奥感觉自己背部新换的绷带湿了。

“小姑娘,是牛奶太烫了吗?”里奥转过身本能一样地摸了摸小姑娘的头。

“没,没有。”小姑娘摇了摇头紧紧地抓着他的绷带。

“那是为什么呢?别哭了,我又不会在你喝完牛奶后就把你赶出去什么的。”里奥拍了拍小姑娘的后背,牵着她坐回了桌子前。

“看到你让我想起了我很在意的一个女孩子。”里奥单手撑头看着身旁小心翼翼喝牛奶的小姑娘,轻轻地笑了。

“爸爸……”小姑娘抓紧了手中的杯子,低声喃喃着。

“我让你想起了你的爸爸吗?”里奥伸手揉了揉女孩子挂着水珠的头发,“真巧,我很在意的那个女孩子就是我的女儿。”

小姑娘抓紧了手中的杯子不说话,里奥看着她沉默了一会儿。

“我的女儿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呢,像雏菊的花语那样美好的小女孩。”他起身取出了烤箱里的饼干。

“可惜后来在我身上发生了一些事情,让我忘记了许多东西,包括和我女儿的记忆,我现在完全记不得她的样子了。”里奥把盛着小饼干的盘子端到了小姑娘面前。

小姑娘动了动嘴唇好像要说什么,但是什么也没说。

“不要太心急吃饼干,会烫到的。我的小女孩当时就经常因为心急被烫到。”里奥托着下巴发呆,“我很久没有做过饼干了,可能没有曾经做的那么好吃,不过应该不会差很多。你应该还没吃晚饭吧,正好可以填饱肚子。”

“谢……谢谢。”小姑娘的双手紧紧地缠在一起,深吸了一口气,“先生,请问您的名字是什么?”

“我叫里奥·贝克。”里奥拿起饼干咬了一口。

好在自己从前烤饼干很熟练,就算很久没有做过了,烤出的饼干也没有难吃得离谱,虽然没有多好吃但并不难吃。

“饼干已经凉下来了,可以吃了。”

“小姑娘?”

小姑娘很显然是想事情想得出神了,里奥叹了口气拍了拍小姑娘的肩膀:“小姑娘,饼干现在的温度刚刚好,再不吃就冷掉了。”

“嗯——嗯。”小姑娘回过神像是受了什么刺激一样,开始疯狂地向嘴里填饼干。

这孩子一定是饿了。

“别吃那么急,小心噎到。”里奥给女孩子的杯子里续满了热牛奶,“如果饼干不够吃的话就告诉我,我可以继续烤。”

“对了小姑娘,你叫什么呢?”

小姑娘听到这个问题突然噎到,赶紧喝了一大口牛奶,完全不像个淑女,大概也是和他一样是从下等人家庭里长大的吧。

“先生你好,人们都叫我艾玛·伍兹”她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说出了这几句话的样子,小鹿一样的棕色眸子里闪着光,“但我真正的名字叫丽莎·贝克。”

“你也姓贝克吗?”里奥听到名字后愣了一下,“艾玛·伍兹和丽莎·贝克都是很好听的名字呢。”

丽莎看到他的红色眼睛一瞬间重新有了高光,然后又熄灭了。

 

当然好听了,因为是你取的呀。

隐匿在黑暗里的蝙蝠笑了。

【全员向监管者中心】《此心安处》第一章

*说好的日更3000字的第一铲。

*OOC有,我流监管者。

*有刀子有糖

*祝食用愉快

如果有一天,我真的忘记了自己,也忘记了我曾经历的一切。

那些浮沫一般的记忆,那些好的,坏的,悲与喜,爱和恨。

通通都忘却了。

甚至肉体连带灵魂都已是死过一次了的。

会有人陪我一起想起来吗?会有曾深爱我的人带我去寻找那些失却的记忆吗?

……

亲爱的,醒醒,游戏已经开始了。

 

第一章:燃烧的灰烬

沉寂已久的庄园回荡着空寂的低语。

无处可归的灵魂遵从了魔鬼的旨意。

迷途者们,欢迎来到这里,这是你们的归宿,是你们最初也是最后的乐园。

 

密涅瓦军工厂如传闻中那样弥漫着白烟和薄雾以及浓重的火药味,柔软潮湿的黑泥土上从生着各样的杂草。

传闻中说这里曾有过一场大爆炸,这场爆炸和一个不幸至极的家庭有关,爆炸中掺杂有怪物一般的嘶哑痛苦的吼叫声。有的人说那是那个不幸的家主在这个世界上最后遗留的声音,但是就像每个可以长久流传的诡闻一样,那位先生必定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

故事中的这位先生也的确是通常套路里的那样,人们在爆炸后只见到了废墟一般的军工厂和军工厂中残破的物什,厂长的尸骨似乎是凭空消失了一般,没人见到过。

惹人注意的是墙上的字——“I WILL FIND YOU”

按正常理论来说这些字经过烈火的灼烧是不可能留在墙上的,但它们的的确确的存在了。

被绷带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短粗手指轻轻摩挲着墙壁,反复抚摸着那一行短短的英文。

心里有什么情感要溢出来了,但是被记忆的阀门挡住了。

绷带缝隙里无神的红色眼睛凝视着这行字,眼眶的皮肤满是宛如严重烧伤遗留下的瘢痕。

一只乌鸦从窗户飞进来立在了字旁边的废弃物堆料上,它侧着头用染了血的红玻璃珠一样的眼睛看着面前衣衫残破的怪物。

“里奥,游戏要开始了,该去准备区了。”乌鸦的喙有规律地张合,像鹦鹉一样发出了人的声音。

被绷带遮掩了原本面目的被唤作“里奥”的强壮男子并没有做出什么回应,睫毛微不可查地动了一下。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乌鸦扑啦啦地飞了起来,落到里奥的肩膀上蹦跶了几下随后将喙靠近他的耳朵,“就像我和你说过的那样,去好好地享受我给你的第二次生命。在我给你的游戏里主动探索,你想知道的,你所忘记的,都会想起来。”

乌鸦狡黠地眨了眨眼睛,“前提是,你要赢得游戏的胜利,失败的话你是什么都得不到的。”,说完嗤了一声,“哦对,我差点忘记了,被召唤者在进行游戏的时候都是怪物,所以你只要遵从你的本能就好了,它会指引你走向胜利的。”

里奥的喉结动了动,嗓子里发出了猛兽一般的低吼。因为记忆里的大片空白以及太久不曾活动自己的面部肌肉,他无法组织出完整的话语而只能说断断续续的字词,“我……找到……他们……复仇……”

乌鸦好笑地看着这个怪物,发出了嘲笑般的嘎嘎怪笑。

新鲜的血液和肉渣溅到了覆着埃烬的墙壁上,黑色的羽毛凌乱地洒了一地,血液掺着肉末从里奥的指缝流了下来。

“嘎啊,没有记忆的你真是很棒呢”和刚刚那只长得一模一样的乌鸦站在窗棱上整理羽毛,“我没有其他意思,你浪费的时间易经够久了,再这样拖下去我们的客人怕不是要等急了。”

乌鸦飞起来在里奥的头顶盘旋了两圈,留下了一句话便变成一团黑雾消散在了空中,“我精心复活的怪物啊,去吧,到了你自己收集记忆的时候了。”

暴怒的嘶吼声响彻了庄园。

……

里奥不记得自己在这场诡异的狂欢里做了些什么,他只记得那些孱弱人们痛苦的悲鸣。还有烟花和气球。

这让他想起了他曾经带着他最爱的小女儿去过的游乐园。

小女儿……

说起小女儿,他好像有过一个很美满的家庭,家底殷实,妻子温柔贴心,女儿乖巧懂事。

有这么美满德家庭,他是怎么变成现在这样的呢?

里奥坐在庄园主为他准备好的房间的床上,宽大的手掌紧紧地抱住自己的头试着努力回忆起自己经历的更多事情。

他从来都不是一个适合过度思考的人,更不要提记忆还不完整的情况下了。

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红瞳黑猫轻手轻脚地跳上了柔软的大床,它将口中叼着的一沓绷带轻轻的放到里奥的身边,用柔软的毛发磨蹭着里奥绷带破损处露出的疑似因为严重烧伤变成黑褐色的皮肤。

“喵嗷,里奥先生今天的表现很不错呢”猫儿轻巧地爬上了里奥的腿,转了两圈盘成一团趴了下来,“一个人都没有让他们跑掉呢,不愧是我挑中的人。”

“这是给你准备的新绷带,里奥先生身上的血污和泥土太多了,我想你是需要好好地洗一个澡的。”猫儿拱了拱里奥的手,示意他把绷带换下来。

“除了游戏还有别的方式可以让我找回记忆吗?”里奥低下头,表情变得沉重了起来,他觉着自己的脑袋要炸裂了。

“这个需要看你自己探索的,或许会有一些机缘巧合让你很快地就把事情解决了呢?”

“游戏里被我抓到的那些人怎么样了?”里奥松开缠绕在手臂上的绷带,黑褐色凹凸不平的皮肤裸露了出来。

现在的自己当真是像个怪物一样。

“他们会死吗?”里奥垂下了睫毛,轻轻地抚摸着自己有些吓人的皮肤,这种陌生的触感让他有些不认识自己了。

现在好像是秋季吧?可自己好像是完全感受不到寒冷的样子。

“他们不会死,会成为这个庄园永恒存在的一部分而已,就像你一样。”黑猫站了起来跃进了凭空出现的黑洞里,“时候不早了,里奥先生也早些休息吧。”

里奥看着身侧猫儿留下的绷带发了会儿呆。

他不知道自己在黑暗里沉睡了多久,从心底烧起的强烈怒火灼烧着他的心智,让他的灵魂无法安眠。

他在无边无际看不到未来和终点的黑暗道路上漫无目的地行走着,身边充斥的不知从何燃起的冲天的火焰也无法照亮他走的路,明亮的火光和让人几近窒息的热浪销蚀着他残存的意识。

后来他听到了古钟声一样极具穿透力的声音,这声音指引着他向着一个明确的方向走了下去,他的眼睛终于看到了火焰的颜色和黑色之外的其他颜色,他看到了白光,看到了一个可以称之为出口的地方。

他终于从无法解脱的无限黑暗里走出来了。

醒来后的里奥感觉自己好像是做了一场很久的梦,久到让他忘记了在自己身上发生过的事情。

他经历的事情和对应的情感,统统都被一股神秘的力量抹去了,被消除得一干二净。

但独独一件事情他记的很清楚,就是“复仇”。

可是向谁复仇他却记不清了,复仇的原因也忘记了。

他醒过来时发现自己倒在密涅瓦军工厂外的潮湿柔软的土地上,遍布体表的瘢痕让他看起来是来自地狱的恶灵一样。

就在他发呆的时候乌鸦群团拥而至给他裸露在外的肌肤绑好了白色的绷带。

最后剩下的一只乌鸦看着被绷带绑的不成人形的里奥发出了几声“嘎哇”的怪笑,站在军工厂外的木桶上伸出翅膀对他做出了一个绅士鞠躬一样的动作,“我迷途的友人啊,欢迎重新回到这个充满了鲜活生命的世界。这里是主为你们准备的乐园。你们是有罪之人,但亦是可怜之人。你们丢失的记忆会在一次次的战斗中得到复原,众多的记忆碎片需要你们自己拼接。得到想要的答案或是完成心愿后你们可以选择离开永生的庄园去开始新的生命,也可以选择留在这里进行永恒的斗争。”

“里奥·贝克先生,我在这里用最真挚的态度来表达欧蒂利斯庄园对您的到来的欢迎。”乌鸦红色的竖瞳缩了缩,“现在您可以对这个场景进行自由探索,希望您可以发现一些对您有用的信息,无论是在记忆整理拼合方面还是在找寻记忆的战斗方面。”

“过会儿游戏即将开始的时候我会来提醒您。”之后乌鸦变回了正常乌鸦的样子,哇哇地叫了两声飞走了。

我……叫里奥·贝克……

我……复仇……

里奥想要说些什么,但只能发出未驯化的凶残猛兽的叫声;他想要整理一下头绪,却发现大脑里一片空白,大脑里除了血色的复仇两个字没有其他的明确目标。

……

温热的水从花洒均匀地流了出来,像是被烧灼过的肌肤变得格外敏感,他无法准确地感知温度,但是酥酥麻麻的痛感还是可以感觉得到的。

他甩了甩挂满水珠的头发,叹了口气。